周景川毫不隐秘,直接说道,“是我媳妇儿大姨家的儿子,算是表兄弟。这不,就来这儿问问……。”
    马利华听了摇摇头,非常不认同的说,“你这是何须啊,又不是你家这边的亲属。再说了,又是表亲,要是直接亲属,你帮就帮了,这种表亲,多办是吃力不讨好的事儿,你帮这个干啥。 ”
    周景川却笑着说,“我媳妇儿没爹妈,寄养在她大姨家,她大姨跟姨夫对她欠好。就家里的小表妹跟表弟,对她好。她现在嫁给我了,就想着帮一下那俩小的。
    咱要是家里穷的叮当响就算了。现在日子还算能过得去,能帮就帮一下,不说让他上一辈子学,让他进来承受几年的教育,将来能在社会上饿不死就成。”
    周景川这是疼爱自己媳妇儿,才乐意去做的。
    马利华听了,由衷的敬佩。
    他竖起一个大姆指,“就冲你这句话,今后你要是供养不上了,我给你免一年的费用。”马利华说着笑了起来,“谁教咱是战友呢。”
    周景川也哈哈笑了起来。
    “那成,过了年后,我让秦瑜带着他来一趟,行的话,就直接入校。”
    周景川话完,说着现在也该走了。
    马利华拍了下周景川的膀子,一瘸一拐的将人送到门口。
    这会儿还真的是,天就下起了雪来。
    站在宅院里的秦瑜,冲周景川喊了句,“外面真的下雪了。”
    周景川应了下,得赶忙回家了,省的等下雪大回不了家。
    等俩人出了校园大门口,马利华才看到放到门口外面的一兜子生果跟两盒糕点。
    看样子是周景川来的时分带来的。
    俩人出了校园后,在不远处的搭乘公交车前去了通往乡间的大巴车站。
    车上人不多,周景川跟秦瑜俩坐在后头。
    没等秦瑜问,周景川就直接说了。
    “我问了下,马利华说像建成那样的,一个学期,得一百块。给他办入学前,你得先问问你大姨,他们乐意不。这个需求建成的爸爸妈妈证明,究竟咱们不是他的直系亲属……。”
    特别校园,所要的规范,也是不一样的。
    就怕孩子在校园里发作了点意外,联络家长的时分联络不到。
    秦瑜思忖顷刻,却说,“川子哥,一个学期要一百块呢,一年都要两百多块了,在村子里,满足一家人半年的开销了。咱们,真实不可就不管了。”
    “你不想管?”周景川持续说,“你是想管,又疼爱我花钱对吧。那点钱,对老子来说不算啥。你没娘家,他们俩便是你的娘家人了,这个事儿,就依照我说的做。”
    秦瑜嘴角抿着,带着浅笑。
    “我该怎么谢谢你啊,你为我做了那么多。”
    瞧这话,多美好的情话啊。
    可周景川这个脑子跟他人不一样的男人,张口咧嘴显露一口大白牙,简略粗犷的说:
    “这个简略,你给老子生个大胖儿子就成了。”
    再瞧瞧这话,多不正派!
    并且,他们仍是在公交车上呢。
    秦瑜是嗔怒瞪了他一眼,也不说话。
    幸亏马上到站了,秦瑜快速下来,车上的老太太瞧她的目光,像是她是个不知礼义廉耻的女性。
    可事实上呢,是周景川太浪了。
    几乎便是不分场合的浪。
    其实周景川仍是分场合的,这不是,话赶话,凑到一同去了。
    下了公交车,在车站外面的商贸城。
    周景川在两道的小摊子上买了点东西,说是要在领证后,带秦瑜去吃点好吃的。可现在下起雪来,怕耽误回家的时刻,啥也没吃,就着急火忙的买了五个烧饼夹牛肉。
    上了车后,周景川让秦瑜坐在里边,先吃点东西垫吧下。
    秦瑜却道,“我不饿,你吃点吧,这都中午了……。”
    “我却是不饿,就怕你饿。”周景川说着,握了下秦瑜的手,低声说,“这小手,滑嫩滑嫩的,还温暖的很啊。”
    他手凉,去碰秦瑜的手,是想知道她穿的衣服少不少,冷不冷。
    没想到,小媳妇的手温暖的很啊。
    秦瑜撇嘴,将脸朝向窗户那处。
    外面的雪下的不是很大啊,司机也着急开车回去,就没等人,马上就启动了。
    即便这样,他们回到家也是四点了。
    下雪天,车子不敢开太快,慢悠悠的到家,可不是就比往常晚了许多。
    说来也是他们命运好,刚等秦瑜跟周景川从镇上骑自行车到家,雪就开端飘了起来,鹅毛大雪,在空中都是一片一片的。
    看到门口回来的俩人,周涵赶忙喊:
    “爸爸,阿姨,你们回来了啊,下雪了,可大了,我认为你们回不来了。”
    秦瑜边跑着往屋里来,边说着,“是啊,雪下的可大了,你们别乱跑。先回屋去,家里没啥事儿吧,你们俩都吃的东西了吗?饿不饿啊?”
    周涵说,“不饿,咱们吃了糕点。阿姨,村长来找你了,还问,爸爸干啥去了?你们干啥去了,我不知道,我也不知道说啥。”
    村长来了?
    那肯定是知道周景川回来了,想跟他们眼租村子里荒地跟池塘的事儿了。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    至于她跟周景川出去干啥了,秦瑜觉着,跟一个小孩子没啥可说的。
    周景川推着进来,将车子放到屋檐下,又扯了雨披给挡住。
    车子上挂的五个烧饼夹牛肉拿了下来,还买了一只烧鸭,用油纸抱着的,不过现在仍是有点凉了。
    他摘下来顺手递给了秦瑜。
    “拿屋里去,我去厨房那儿把白菜盖一下。家里还有啥活儿要干?”
    秦瑜忙道,“没啥事儿了。便是咱俩不在家的时分,村长来家了,估量便是说租村子里荒地的事儿。”
    “你想租咱就租,我就怕你干不过来。再说,你租这些荒地要干啥啊?”
    周景川快速将白菜盖好,这又回到堂屋门前来。
    秦瑜仔细的给他扑打着身上的雪花。
    “我想干的事儿可多了,现在还没方案好,不能跟你说。”
    秦瑜想租下这个荒地是有原因的,现在是荒地没人租,价格便宜,村长还能够担保。
    等过了几年,经济搞上去后,乡村的这些无人要的土地,能发生的利益高了,恐怕她想要这些土地,就要出更多的钱了。